2017年2月18日 星期六

【札記】歷史知識建構之一例

昨天問學生日清甲午戰爭的導火線是什麼,有學生答琉球問題,雖然答錯了,我卻藉此機會和他們談了一下歷史知識的建構過程。

大概是因為上學期最後一堂課提及日本和清國對琉球主權問題有爭執,這學期第一堂課又問日清甲午戰爭的導火線,所以有學生把兩件事連起來而得出「日清甲午戰爭的導火線在於琉球問題」的答案。

於是我告訴學生你們所做的正是歷史知識的建構過程,其實也是人類一切知識的建構過程:從既有的知識中抽取相關內容,進行推理,得出假說。假說可能對、可能錯,尚待求證。以物理學、化學、生物學等自然科學來說,通常要做實驗來驗證假說。以歷史學來說,過去都過去了,沒辦法做實驗,我們便根據史料來驗證假說。

以「日清甲午戰爭的導火線」為例,可能需要翻找1894年當時日本和清國的官方文書、官員間的公文和信件往來、報紙、日記……等等。我們蒐集這些史料,閱讀分析之後,重新建構當時人的所作所為和想法,呈現歷史圖像以解決問題、增益知識。根據史家的研究,認為1894年當時日本和清國主要在爭執朝鮮問題,終至引發戰爭,所以正確答案應該是「日清甲午戰爭的導火線在於朝鮮問題」。

想像、思考一遍建構歷史知識的過程,學生能夠瞭解他們為什麼一開始會形成「日清甲午戰爭的導火線在於琉球問題」這樣的假說,設法驗證之後又是如何修改之前的假說,得到「日清甲午戰爭的導火線在於朝鮮問題」這樣的正確歷史知識。

當然,我們沒有真的去翻找1894年日本和清國的史料,而是由史家代勞,是史家去翻找1894年日本和清國的史料而得出答案,我們信賴他們的答案,把這個答案當作正確知識來講。信賴前人的研究成果,為我們節省許多時間精力,讓我們可以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看得更遠。然而,前人的研究成果也可能有問題,我們依舊可以質疑,尤其如果有新史料或新觀點的時候更能嘗試挑戰前人的研究成果,說不定會建構出新知識。只是「日清甲午戰爭的導火線在於朝鮮問題」這個說法在史家間的共識很高,不容易推翻就是了。

學生說「日清甲午戰爭的導火線在於琉球問題」,我固然可以直接教正確答案「日清甲午戰爭的導火線在於朝鮮問題」,然後要他們背起來。但我忽然覺得這樣好無聊,一時心血來潮就講了歷史知識的建構過程。不過,要是課文每句話都來一遍知識建構的過程,那還得了!但既然因緣所至,講就講了,或許能給學生不同的知識體驗。

2017年1月13日 星期五

【札記】男人莫名其妙的幻想

這幾天看司馬遼太郎《龍馬行》,動不動就有女人投懷送抱,甚至有只要報上大名「我是坂本龍馬」就行的。覺得這部分跟金庸有87%像,都是男人莫名其妙的幻想,差別只在於司馬遼太郎筆下的日本女子比金庸筆下的漢族女子更加豪放罷了。

然而,思及其創作年代在五十多年前,當時電視少、錄影帶剛開發、根本沒網路,小說還不用跟3C產品競爭大眾錢包,可謂重要的娛樂產品,偶爾提供點感官刺激也是正常;而且正逢戰後景氣,異男手上有點錢就比較敢追女人(但成功機率不見得高),反映到小說裡便成就男主角豐富而浪漫的性愛故事(補償心理)。反觀近年經濟緊縮,年輕異男生計艱辛,面對女人沒自信(躲在網路發表仇女言論倒是很敢);加上影音產品俯拾即是,不乏聲光娛樂,小說裡御女無數的偉岸男主角可以休矣(然後老男人再來罵年輕人不積極,連女人都不敢碰,沒路用……)。

2017年1月12日 星期四

【札記】思考能力和閱讀能力

思考能力和閱讀能力雖然在概念上可區分,但實際上太密切了,畢竟人類知識多以文字表達,想學習就逃不過閱讀,不能空想;而閱讀當然也在思考,思考越敏銳,閱讀收效越大。中小學的知識內容廣而不深,以後也不見得用得著,但重點在於透過學習這些知識來練習思考和閱讀。課文忘掉就算了,但一定要帶走思考能力和閱讀能力,未來無論想深入哪一行、想學習什麼新知識,都才有可能。

前陣子發了一篇約20頁的文章要學生寫讀書心得,文章主題我在上課至少系統講過兩次,期限兩週,心想應該不難吧,但學生叫苦連天,說看不懂、不知道怎麼寫。看來學生的閱讀經驗不足、思考習慣不深,下學期找時間來帶著他們讀文章好了。這種事情不練習就不可能會,學生自己不練的話,只好由老師在課堂上操練你們囉。

2017年1月7日 星期六

【台灣史】駒込武《殖民地帝國日本的文化統合》中譯本即將出版

歷史資料從上游到下游分為四類:
1. 史料。
2. 專題論文:根據史料建構歷史事實,提出歷史解釋。散見各學術期刊。
3. 專題書籍:和專題論文沒有本質區別,只是獨立成冊,比較好找。要嘛是論文集,要嘛可以看作長篇論文。
4. 教科書:針對教學需要,整理專題論文和書籍的研究成果,寫成題材廣泛、適於學生程度的導論性教材。

對中小學的歷史教師而言,由於教學時數、學生知識、考試方向等等因素,鮮少可能鑽史料做研究,然後拿自己的獨獲創見來教。通常以教科書為主,再補充一些教師手冊提到的零碎資料,做做題目,就夠忙的了。可是我總覺得這樣的歷史教學很可惜,某些有趣的地方才剛要進入狀況就結束了,搔不到癢處啊。如果老師對某個章節特別有感,不妨暫且把考試和進度放一邊,向學生做專題演講,呈現史實和解釋的形成過程,展現一下何謂歷史思考,這樣教歷史有意思多了。此時廣而不深的教科書即顯不足;專題論文很分散,找起來費時費力;所以專書就重要了,只要老師能把專書消化、做好摘要,不難做好一次專題演講。

以台灣史日本時代為例,我會以王泰升老師的《台灣法律史概論》、《台灣日治時期的法律改革》等書為本,深入講述六三體制和台灣議會請願運動。現在吳密察老師領銜翻譯的駒込武《殖民地帝國日本的文化統合》即將出版,頗引人興趣,或許也可以來讀讀整理一下講給學生聽。

2016年12月9日 星期五

【札記】高中時為什麼學不好數學物理化學?

高中念所謂的自然組,但成績不好,數學物理化學三科加起來不到100分那種程度的不好。畢業後偶爾會反省一下高中為什麼學不好數學物理化學,當然可能我比較笨所以學不好,但學校老師大概也有責任。正因為學生不懂,老師才應該想辦法教到懂,不過回想一下,高中遇到的數學物理化學老師都不太有耐心,也沒什麼教學技巧。

比如說1莫耳等於6.02x10^23,老師都說背起來,考試會用到。可我幼小的心靈想問:「為什麼?6.02x10^23怎麼來的?」拿這問題去問老師,結果被老師敷衍:「你不要管,背起來就對了。」(謎之音:「該不會老師你也不知道吧?」)久而久之,心中積了一個又一個不知所以的基礎科學問題,疑惑難解。大人不理會我的疑惑,考卷發下來就考我們計算,但我常卡在一開頭的問題,還沒弄懂就要考試了,然後就考不好……。

現在知道「1莫耳到底等於幾個?」這問題一點都不簡單,西方科學家花了數百年才得到6.02x10^23這數字。如果要教到我懂,老師至少要回顧密立根油滴實驗和法拉第電解實驗,由法拉第常數和基本電荷電量推出亞佛加厥常數為6.02x10^23。重走一遍學者們建構物質知識的歷程,讓我瞭解這知識怎麼來的,我才會懂,才有踏實學會的感覺。(所以說我比較笨,要教到這樣我才能懂。)

可惜以前的老師不講知識建構的過程,我也沒能耐自行探索,便帶著重重的挫折感畢業了。近年台灣中小學的年輕文科老師的專業知識、教學熱忱和技巧大幅提升(「一代不如一代」這種鬼話是嫉妒並懼怕年輕人的廢柴老人在講的),我們的科學教育應該也有進步吧?起碼當學生問為什麼的時候,老師能引導學生思考,不要動不動只叫學生背起來。

2015年3月1日 星期日

【札記】一味、三昧

各位同學注意一下:
正解→一味、三昧
誤解→一昧、三味

一味,字面上是一種味道的意思,中藥學則以一味藥為單位,引申為一直、總是的意思。惟《水滸傳‧第37回(120回本)》:「宋江道:『背後有強人打劫我們,一昧地撞在這裡。你快把船來渡我們,我多與你些銀兩。』」《水滸傳》這裡著重的是「昧」,「慌慌張張、糊里糊塗跑這來了」的意思,私以為並非以一昧為一味。

三昧,佛典譯語,梵文作samādhi,亦音譯作三摩地、三摩提,或意譯作止、定、禪定。因為你要自己進入禪定才能體會,不然別人講再多也沒感覺,所以後來「箇中三昧」泛指必須自己體會的特殊經驗、感受。但如果寫成「箇中三味」就容易讓人誤會有三種味道。私以為也可以考慮使用「箇中滋味」,因為這讓人不必知道佛教術語也能瞭解意思,更利溝通。

當然,現在很多人用「一昧」來表達一直、總是的意思,用「三味」來表達特殊經驗、感受的意思,可能用久了就會變對的,「積非成是」也算語言發展的正常現象。只是,在非積成是之前,總會有無聊的人(比如我)出來碎嘴兩句,這比較多是在藉由喟嘆別人中文不好來彰顯自己的文化水平,有識之士、大度之人莫以為忤,嗤之以鼻可也。

2013年7月21日 星期日

【刑事】K君抗議主席案

清按:練習寫了個東西,模仿得不太好,基本上未夠班,實在不值一哂!但還是留下記錄以待來日檢討,漏氣求進步。

——————以下為正文——————

【案例事實】

某年月日,T島執政黨舉行黨主席選舉,現任黨主席馬邦伯前往投票途中,青年K君趨前欲向馬邦伯抗議,遠遠地就被警察攔阻並抬離現場。警方逮捕K君後,依刑法第185條妨害公眾往來安全罪移送地檢署。承辦檢察官認為不該當刑法第185條,改適用刑法第135條妨害公務罪,命3萬元交保。

【簡評】

一、K君行為不構成刑法第185條妨害公眾往來安全罪

(一)K君行為不該當刑法第185條之客觀構成要件

1. 按刑法第185條第1項:「損壞或壅塞陸路、水路、橋樑或其他公眾往來之設備或以他法致生往來之危險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

2. 本案K君完全不可能單憑一己之力損壞或壅塞道路、橋樑等公眾通行設施,也完全不可能單憑一己之力危害公眾通行安全,故不該當刑法第185條之客觀構成要件,警方適用法條明顯錯誤。

(二)K君行為不該當刑法第185條之主觀構成要件

K君主觀上欲向馬邦伯抗議,並無意損壞或壅塞道路、橋樑等公眾通行設施,亦無意危害公眾通行安全,不該當刑法第185條之主觀構成要件。

(三)小結:K君行為不構成刑法第185條妨害公眾往來安全罪。

(四)附:警方在想什麼?

事實上,警方本習以刑法第135條妨害公務罪對付抗議者,只是警方這次根本不認為K君有妨害公務,但又想整整抗議常客K君,於是恣意以刑法第185條為依據將K君移送地檢署。

二、K君行為不構成刑法第135條妨害公務罪

(一)K君行為不該當刑法第135條之客觀構成要件

1. 按刑法第135條第1項:「對於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時,施強暴脅迫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

2. 本案警察為公務員,依上級命令維護人民團體(政黨)選舉活動之秩序,亦為執行職務,但K君行為是否該當「強暴脅迫」恐有疑問:K君欲向馬邦伯抗議而遭警方攔阻並抬離,過程中K君必有掙扎,此類掙扎動作可否認為係對警察施以「強暴脅迫」?

(1)肯定說:只要對警方施以強制力即屬之,蓋行為人已妨害公務矣。

(2)否定說:行為人對警方所施強制力須達令人不可抗拒或難以抗拒之程度,致警方執行公務之目的無法達成或難以達成,始構成所謂「強暴脅迫」。單純掙扎以求脫離警方之強制力,尚非強暴脅迫。

3. 管見以為應採否定說。蓋本案警方公務內容本包括驅離抗議者,遭驅離之抗議者雖有掙扎,惟未達不可抗拒或難以抗拒之程度,對於警方本次執行公務之目的「維護執政黨選舉活動秩序」毫無妨害可言,故不該當刑法第135條之客觀構成要件。

(二)K君行為不該當刑法第135條之主觀構成要件

K君主觀上欲向馬邦伯抗議,並無意以令人不可抗拒或難以抗拒之強制力妨害警方執行公務,不該當刑法第135條之主觀構成要件。

(三)小結:K君行為不構成刑法第135條妨害公務罪。

(四)附:檢察官在想什麼?

檢察官不在抗議現場,亦非實施驅離抗議者之公務員,恐未及細索K君行為情狀是否真的侵害刑法第135條所欲保護之法益,卻僅從最表面的文字意義理解,以至認本案有刑法第135條之適用。

三、結論:K君無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