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8日 星期六

【札記】歷史知識建構之一例

昨天問學生日清甲午戰爭的導火線是什麼,有學生答琉球問題,雖然答錯了,我卻藉此機會和他們談了一下歷史知識的建構過程。

大概是因為上學期最後一堂課提及日本和清國對琉球主權問題有爭執,這學期第一堂課又問日清甲午戰爭的導火線,所以有學生把兩件事連起來而得出「日清甲午戰爭的導火線在於琉球問題」的答案。

於是我告訴學生你們所做的正是歷史知識的建構過程,其實也是人類一切知識的建構過程:從既有的知識中抽取相關內容,進行推理,得出假說。假說可能對、可能錯,尚待求證。以物理學、化學、生物學等自然科學來說,通常要做實驗來驗證假說。以歷史學來說,過去都過去了,沒辦法做實驗,我們便根據史料來驗證假說。

以「日清甲午戰爭的導火線」為例,可能需要翻找1894年當時日本和清國的官方文書、官員間的公文和信件往來、報紙、日記……等等。我們蒐集這些史料,閱讀分析之後,重新建構當時人的所作所為和想法,呈現歷史圖像以解決問題、增益知識。根據史家的研究,認為1894年當時日本和清國主要在爭執朝鮮問題,終至引發戰爭,所以正確答案應該是「日清甲午戰爭的導火線在於朝鮮問題」。

想像、思考一遍建構歷史知識的過程,學生能夠瞭解他們為什麼一開始會形成「日清甲午戰爭的導火線在於琉球問題」這樣的假說,設法驗證之後又是如何修改之前的假說,得到「日清甲午戰爭的導火線在於朝鮮問題」這樣的正確歷史知識。

當然,我們沒有真的去翻找1894年日本和清國的史料,而是由史家代勞,是史家去翻找1894年日本和清國的史料而得出答案,我們信賴他們的答案,把這個答案當作正確知識來講。信賴前人的研究成果,為我們節省許多時間精力,讓我們可以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看得更遠。然而,前人的研究成果也可能有問題,我們依舊可以質疑,尤其如果有新史料或新觀點的時候更能嘗試挑戰前人的研究成果,說不定會建構出新知識。只是「日清甲午戰爭的導火線在於朝鮮問題」這個說法在史家間的共識很高,不容易推翻就是了。

學生說「日清甲午戰爭的導火線在於琉球問題」,我固然可以直接教正確答案「日清甲午戰爭的導火線在於朝鮮問題」,然後要他們背起來。但我忽然覺得這樣好無聊,一時心血來潮就講了歷史知識的建構過程。不過,要是課文每句話都來一遍知識建構的過程,那還得了!但既然因緣所至,講就講了,或許能給學生不同的知識體驗。

2017年1月13日 星期五

【札記】男人莫名其妙的幻想

這幾天看司馬遼太郎《龍馬行》,動不動就有女人投懷送抱,甚至有只要報上大名「我是坂本龍馬」就行的。覺得這部分跟金庸有87%像,都是男人莫名其妙的幻想,差別只在於司馬遼太郎筆下的日本女子比金庸筆下的漢族女子更加豪放罷了。

然而,思及其創作年代在五十多年前,當時電視少、錄影帶剛開發、根本沒網路,小說還不用跟3C產品競爭大眾錢包,可謂重要的娛樂產品,偶爾提供點感官刺激也是正常;而且正逢戰後景氣,異男手上有點錢就比較敢追女人(但成功機率不見得高),反映到小說裡便成就男主角豐富而浪漫的性愛故事(補償心理)。反觀近年經濟緊縮,年輕異男生計艱辛,面對女人沒自信(躲在網路發表仇女言論倒是很敢);加上影音產品俯拾即是,不乏聲光娛樂,小說裡御女無數的偉岸男主角可以休矣(然後老男人再來罵年輕人不積極,連女人都不敢碰,沒路用……)。

2017年1月12日 星期四

【札記】思考能力和閱讀能力

思考能力和閱讀能力雖然在概念上可區分,但實際上太密切了,畢竟人類知識多以文字表達,想學習就逃不過閱讀,不能空想;而閱讀當然也在思考,思考越敏銳,閱讀收效越大。中小學的知識內容廣而不深,以後也不見得用得著,但重點在於透過學習這些知識來練習思考和閱讀。課文忘掉就算了,但一定要帶走思考能力和閱讀能力,未來無論想深入哪一行、想學習什麼新知識,都才有可能。

前陣子發了一篇約20頁的文章要學生寫讀書心得,文章主題我在上課至少系統講過兩次,期限兩週,心想應該不難吧,但學生叫苦連天,說看不懂、不知道怎麼寫。看來學生的閱讀經驗不足、思考習慣不深,下學期找時間來帶著他們讀文章好了。這種事情不練習就不可能會,學生自己不練的話,只好由老師在課堂上操練你們囉。

2017年1月7日 星期六

【台灣史】駒込武《殖民地帝國日本的文化統合》中譯本即將出版

歷史資料從上游到下游分為四類:
1. 史料。
2. 專題論文:根據史料建構歷史事實,提出歷史解釋。散見各學術期刊。
3. 專題書籍:和專題論文沒有本質區別,只是獨立成冊,比較好找。要嘛是論文集,要嘛可以看作長篇論文。
4. 教科書:針對教學需要,整理專題論文和書籍的研究成果,寫成題材廣泛、適於學生程度的導論性教材。

對中小學的歷史教師而言,由於教學時數、學生知識、考試方向等等因素,鮮少可能鑽史料做研究,然後拿自己的獨獲創見來教。通常以教科書為主,再補充一些教師手冊提到的零碎資料,做做題目,就夠忙的了。可是我總覺得這樣的歷史教學很可惜,某些有趣的地方才剛要進入狀況就結束了,搔不到癢處啊。如果老師對某個章節特別有感,不妨暫且把考試和進度放一邊,向學生做專題演講,呈現史實和解釋的形成過程,展現一下何謂歷史思考,這樣教歷史有意思多了。此時廣而不深的教科書即顯不足;專題論文很分散,找起來費時費力;所以專書就重要了,只要老師能把專書消化、做好摘要,不難做好一次專題演講。

以台灣史日本時代為例,我會以王泰升老師的《台灣法律史概論》、《台灣日治時期的法律改革》等書為本,深入講述六三體制和台灣議會請願運動。現在吳密察老師領銜翻譯的駒込武《殖民地帝國日本的文化統合》即將出版,頗引人興趣,或許也可以來讀讀整理一下講給學生聽。